华琪软通国内电话信息领域中的领跑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司新闻
华琪软通HaKey SoftComm

公司新闻

 

残友在呼叫中心的美丽人生

 

 

因为行走不便,肌肉萎缩,身体残缺,他们通常是别人同情的群体……但当他们与IT结缘时,便迸发出了强大的能量,依托高科技强势就业,他们拒绝成为别人眼中哀怜的对象;他们辛苦创业,最大的开心不是赚钱自己享受,而是希望能壮大残友事业,建起更大的平台帮助残疾人,这是他们追求的“有价值的生活”;他们带来了国内先进的IT技术,建起了海南残疾人信息管理服务平台等,用坚实的脚步提升着海南IT行业的水平。

  他们是“残友”,是you can(你能),是海南残友信息研究院的年轻人,是一群80后,是国内IT精英。

  “八仙”闯海苦中有乐

  2010年7月,8个深圳残友集团的IT核心骨干奉命移师海南。他们怀着梦想而来,他们希望在海南建起一个IT行业科研机构及残疾人创业和康复疗养中心。

  说到深圳残友集团,那是大名鼎鼎。它是血友病患者郑卫宁与4位残障人士从一台小小的台式电脑创办起来的,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获得世界CMMI五级认证,拥有软件、动漫、科技、电子商务、网社等32家社会企业、一家基金会和8家社会组织的大型社会公益社企平台。深圳残友集团的1000多名残疾员工共同创造了这一壮举,他们也希望在全国各地开拓,建立分支机构,发展壮大残友事业,将更多的残疾人纳入这个平台,让他们依靠电脑成为优质的人力资源,不再像过去那样,就业饱受歧视。

  “残友事业到处跑,兄弟姐妹不停脚。努力工作不取巧,异地他乡建功劳。”南下的8位IT精英,怀着“把残友模式带到海南来,帮助这边的残疾人就业”的理想,开始了艰苦的海南开拓创业。

  8位青年刘运宝、单凯、石进、潘红兵、董镇东、张付有、邹小凤、苏维,7男一女,其中5位是肢残,3位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肌肉萎缩。他们大多行走不方便,有的要坐轮椅。

  刚来的时候,条件十分艰苦。他们资金很有限,深圳市的大本营要支持各地的残友机构,他们在海南创业,更多的要靠自力更生。在海甸岛租了两个套间,购买了电脑等设备后,他们连买空调风扇的钱也没有了。那时正值7月海南最热的时候,他们吃住工作在一起,每天都是大汗淋漓,常常光着膀子上班。没有桌子,他们把电脑搬到自己的床上,坐在地板上敲打代码。

  有梦想的奋斗,让他们以苦为甘,反而称自己为“八仙”,过得充实而快乐。“那年的年夜饭,就是一桌‘八仙’。大家一起包饺子吃。”他们说。

  艰苦岁月持续了两个月,直到他们从网上接到了巴西呼叫中心的一笔业务,赚到了15万元。“在网上能接到巴西的项目也就是因为我们有CM-MI三级证书。”研究院行政副院长刘运宝说。这个证书是说明一个团队的软件开发能力的,在海南仅有两家,他们是其中之一。

  有了钱之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招兵买马。“可以招新的残疾朋友进来了,我们有新兄弟了”,蔡宛霖、刘群奇、焦童、范时海、龙斌等残疾青年,就在此时加入了他们团队。

百万奖金投建培训基地

 

  “要想生存,残疾人必须要比健全人付出更多。”忙起来时,他们可以白天黑夜连轴转,熬夜是家常便饭。“很多人都得我赶着回去睡觉。”刘运宝说。刘运宝来自广东,患小儿麻痹症,小时拄双拐走路,后来在母亲帮助下,他以惊人的毅力坚持训练,甩掉了拐杖。

  31岁的潘红兵是残友研究院的软件开发部部长,是国内不多的、获得工信部认可的软件行业系统架构师,外号“潘晚晚”。因为他一忙起来,可以彻夜不眠。为了防止他熬夜,大家罚他请喝饮料,有一次“罚他一百元买西瓜”。

  潘红兵说,“一个软件开发项目,就像建楼一样,架构设计十分重要,搭得好不好,直接影响着软件的稳定性,责任重大。”

  这种加班加点的苦,在他们看来是一种充实。张付有说:“有时会感到苦,可是一想起,我们的艰苦可以帮助更多像我们一样身体不方便的大学生就业,就感到充实与欣慰!”

  董镇东说:“当你在做一些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时,充满了激情,这个时候你就不会去考虑它值不值、苦不苦。”

  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了2011年底,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他们完成了巴西外包项目、呼伦贝尔残联信息报送系统、成都一家公司网络爬虫软件、广东佛山一家公司的OA系统、海疆在线、RC管理系统等众多软件项目的研发,赚了100多万元,站稳了脚跟。

  这100多万元,按照南下时深圳残友集团给他们的鼓励政策———“赚多了不用上交集团,赚不到钱保底给每个人发工资”,这些年轻人可以把这笔钱当做辛苦一年的回报。但当年终奖金发放时,他们为了把规模扩大,让更多的残疾人加入这个平台,大家一致决定:把钱全部投入到研究院培训就业基地硬件设备、无障碍改造费用和后勤保障服务上。

  来自新疆的苏维说话声音很低,因儿时一场意外他失去了左手手掌。这给他的成长带来很深的阴影,他常下意识地把残手往身后缩。直到上了大学来到“残友”,他才一天天地走出来。他说:“在‘残友’,同伴们的精神会鼓励你,带动你。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自己,所以,我们在收入扩大的同时,也要吸收更多残疾人就业,扩大残友在海南的影响力。”

  为海南IT增光添彩

  两年来,这些可敬可爱的年轻人挥洒汗水,为提升海南IT整体水平付出努力,书写自己的价值。

  他们受省残联委托,研发出“海南省残疾人信息管理服务平台”,这个系统已经在定安县开始试用,不久的将来将在全省推广。

  通过这个系统,基层的残疾专职委员在走访残疾人时可即时用手机把残疾人的各种需求,如补助申请,办证申请,辅助器具申请等,提交到数据库,省市残联能马上收到消息,及时通过手机应用进入审核转入到下一个流程……这个平台还可以随时随地利用手机为易迷失方向的盲人、智障和精神残障人士提供GPS定位。

  “这个产品,属全国首创。”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技术副院长单凯说。单凯是当年湖南大学的高考理科状元,今年30岁。因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他在摔倒中长大。

  “我们研究的技术都是国外比较先进的,”刘运宝认为,软件行业的人员流动十分频繁,但是对残疾人来说,行动不便安心坐得住却是优势,“如果数年如一日钻研一样东西,不成专家都难?”

  研究院还成为了我省残疾人的计算机技能培训就业示范基地,去年底开班至今,他们已培训了两批60名残疾学员。每批学员30人,学期3个月。“能在这么专业的地方学习电脑网络知识,实在是太难得了。每期临毕业,学员都舍不得离开。”他们还积极为残疾学员介绍就业,把优秀学员吸收为工作人员。

  他们还免费为海南的志愿者做了国际旅游岛志愿者网站,为团省委免费做了海青缘网,免费为定安县残联建了网站……

  中国残联理事长张海迪曾为“残友”题词:“越是残疾,越要美丽!”

  残疾人,同样可以创造价值,同样可以美丽,同样可以在世界上发光发亮。

  想在海南成个家

  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位于海口琼山区旧州镇,今年1月17日,省领导为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暨海南省残疾人培训就业示范基地揭牌。

  院墙周围是一片田野。办公和生活健身的场所,是整齐划一的平房。记者到达时,正是午饭时刻。研究院的IT精英和从全省各地来到这里接受电脑培训的学员们都围坐在一起就餐吃饭。

  刘运宝和学员一样住在统一的4人宿舍里。他告诉记者,因为残疾人行动不便,“残友模式”为残疾人提供一系列后勤保障服务。在研究院,全体人员都过集体生活,吃饭和洗衣都有专人负责照顾,残疾工作人员和培训学员只需要专注于工作和学习就可以了,生活无忧。

  吃、住、工作一体化,对这群来自天南地北的残疾青年来说,残友研究院就像一个温暖的家,对他们意义重大。

  酷爱读书的石进曾在上海做过软件开发,在东莞做过港企的金融分析师,最终还是选择来残友研究院工作。“我不喜欢别人把我当残疾人看待,我们只是行走不方便而已,并不需要特别关照。”

  “我刚来的时候说到一个词,残疾人和正常人,单凯纠正我说,我们也是正常人,只不过不健全。”王艺容告诉记者,她去年陕西师范大学毕业,是残友研究院中6个健全工作人员之一。

  不愿意被别人视为需要特别关照的残疾人,是他们愿意选择“残友”的共同原因,在这里,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而一起努力,互相激励,充实而快乐地生活。

  在旧州这个“偏僻”的地方能呆得住吗?愿意扎根海南吗?他们一致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网络无边界,在哪都一样,”他们说,“这里环境优美、安静,更适合做技术研发。”

  目前,海南残友信息研究院拥有科技人员20名,正值春春好年华,闲暇时分,他们唱歌,打牌,钓鱼,看书,玩桌面游戏,生活与普通人无异。他们同样向往爱情,目前只有两位结了婚。“成家”是他们现在的一个强烈心愿。

  “希望对方善良,理解我们,认同我们,能够平凡地过一辈子。”这是他们一致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