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琪软通国内电话信息领域中的领跑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司新闻
华琪软通HaKey SoftComm

公司新闻

 谁加速转型,谁把产品、技术包括商业模式运营到位,谁就能够在这一轮的发展或者说是竞争中生存下来

  当前通信行业丛林里的所有业者似乎都陷入到一场迷雾当中:运营商遭遇OTT冲击,投入不断紧缩;通信设备商竞争日益激烈,利润率一降再降;亏损、裁员、合并机构……不利消息不时传来,这场行业性的迷雾亦不知何时散去。

  作为五大通信设备商之一——阿尔卡特朗讯在中国的子公司,上海贝尔也试图勾勒出迷雾中的通信丛林格局,寻找生存路径。在上海贝尔董事长兼CEO袁欣看来,如若全心全意将资源聚焦在“专才”上,通信企业的核心业务及发挥的作用是谁都不能替代的,“谁先找到自己在产业链上的位置,谁先加速转型,谁先把产品、技术包括商业模式运营到位,谁就能够在这一轮的发展或者说是竞争中生存下来” 。

  财新记者:你认为现在的通信行业处在怎样的发展阶段?

  袁欣:通信行业正处在剧烈的变动期,从全球到中国,整个行业都面临转型,面临激烈的竞争环境。无论是中国企业还是全球企业,无论是我们行业的前端、中端和上游,都面临更加巨大的经营压力。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

  财新记者:面对当前的环境,通信设备商的机会在哪里?

  袁欣:我们以一台智能终端为例,欧美平均ARUP(每月每户收入)值达到40-50美金,在中国这一数字是10-15美金。而且,这里面的内涵也不一样,美国的纯数据业务在收入中占比已超过50%,中国的纯数据业务收入(不含语音相关的增值业务)可能是15%。

  有差距就说明有发展的空间、有改革的余地。对中国整个通信行业来说,我觉得已经到一个重新起飞的时刻。

  财新记者:通信设备商怎样才能抓住当前的机会?

  袁欣:从IT泡沫以后,通信设备行业一直处于调整、紧缩的状态,整个行业也在不断地重组、变革,这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

  从行业本身来看,原来是高投入、高产出这种商业模式,但运营商不可能无限地增长投入,消费者也不可能无限地接受数据的增长带来的支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既要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来满足数据风暴、流量经营对产品、技术的新需求。同时,我们还要考虑到成本和效率,尽可能地以相对较少的花费满足高效需求。这也是全行业的一大难题。

  财新记者:如何应对互联网尤其是OTT业务对整个通信行业带来的挑战?

  袁欣:如果全心全意地把有限的资源聚焦在“专才”上,建设一张面向未来流量经营的精品网络,我们的核心业务及发挥的作用实际上是谁都不能来替代的。

  这是传统通信行业的上下游企业所面临的共同选择:谁加速转型,谁把产品、技术包括商业模式运营到位,谁就能够在这一轮的发展或者说是竞争中生存下来。

  财新记者:“专才”怎么理解?国外运营商在应对互联网的冲击上有何经验可以借鉴?

  袁欣:“专才”即找准整个产业链上自己擅长的核心位置并将研发、市场、资源深入聚焦于这一点。专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引领整个行业的网络和技术发展。

  美国运营商在三年前就已经决定大规模地进行网络改造,大规模地转变整个商业模式、经营理念,甚至决定在一定的时间内把现在的2G、3G网络全部关掉,将频率全腾出来做LTE。

  三年之前,在没有看到今天这个产业规模的时候,美国运营商作出这样的决策是需要勇气的。哪怕是在市场需求不旺盛的情况下,它们还是高举高打,以进攻的方式来解决市场需求不旺的问题以应对市场结构的转型。这也是美国运营商为什么不惧怕OTT的原因,它们没有感觉“去电信化”一定是末日,因为它们要做这个行业的专才。

  财新记者:在整个行业的转型期,网络发展及经营理念有何变化?

  袁欣:从整个网络架构来看,可以概括为“大宽带、大传输、大数据”。相较于主要经营语音,经营流量无论是支撑网络的架构还是支撑业务经营的模式都是完全不同的,它不仅仅是扩容、升级,实际上是一种全面的创新,是一个根本性变革。

  至于经营理念,“去电信化”实际上是竞争模式的变化,即引入新的竞争者;“差异化”不能仅仅是看语音、个人用户及传统的计费模式等,还得在数据、集团用户、智能管道等层面做深入的差异化转型;“市场化”则是整个商业理念的转变,甚至包括“以自我为中心”的经营模式到“开放合作”的商业合作模式的转变。

  现在,这三个“大”、三个“化”已经在通信行业变革中深刻地体现出来。整个行业要创新、要转型,这些是非常重要理念和思路。

  财新记者:在整个市场紧缩的背景下,去年年底上海贝尔业绩出现下滑。在转型期间,上海贝尔该如何应对?

  袁欣:经营上的困难是短暂的,我们没有很大的主导力来影响客户花不花钱,但是我们有足够的主导力来影响自身。在保证科研投入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做出一系列的举措提高效率、节省成本,促进自身的转变以适应环境的变化。

  我们的母公司阿尔卡特朗讯(简称阿朗)已经公布了新的“转型方略”。这一转型方略将阿朗从全面的产品设备商转型为具有专长的通信专家,明确了聚焦宽带IP的产品路线图,制定了端到端的营运管理目标,同时非常强调控制成本、提高效率。此外,该转型方略还有非常明确的融资解决方案。我们对这个新计划充满信心。

  上海贝尔目前处在一个良好的不断改善的状态,相信一定会克服经营上的困难,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会听到好消息。

  财新记者:好消息是来自TD-LTE领域?上海贝尔在TD-SCDMA上的表现是否会影响TD-LTE招标?

  袁欣:上海贝尔在实现TD-SCDMA产业化的过程中做了大量工作。我们用跟全球接轨的3G产业化技术、水平和经验来改造TD-SCDMA产业链,一轮一轮地实现新的硬件和软件、模组版本的提升。

  2007年开始特别是2008年以后, TD-SCDMA产业链成熟起来,上海贝尔通过浦东的生产基地,为TD-SCDMA累计提供了13万台设备。

  针对TD-LTE,无论是从研发还是从硬件、软件生产和供应链,我们都做好了准备。现在,我们明确了自己内部的目标,希望在三季度具体来说就是7、8月份,展现出我们阶段性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