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琪软通国内电话信息领域中的领跑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司新闻
华琪软通HaKey SoftComm

公司新闻

 

神州泰岳续约飞信未落槌 傍大款模式遭考验

 

神州泰岳,也被贴上了诸多标签:两市第一高价股、代码为创业板第二、寄生公司、富豪公司。与特锐德遭遇行业滑铁卢不同的是,这家公司一开始就有“依赖症”的风险,而这正是被投资天才彼得林奇极力回避的六类公司之一。自从去年11月中移动签约风波以来,寄生的蕴含风险渐渐显露,虽然神州泰岳也一直努力降低飞信业务在公司收入中的占比,并想通过倚重“农信通”的方式继续“傍”上中移动,但这种订单寄生的模式本身就是把双刃剑,为公司未来的前景蒙上阴影。公司的股价也从230元高位一路下滑,而公司一直维系的高毛利率更不为业界所理解,在不少投资者看来,这都像是个美丽的传说。

   大单神话造就第一高价股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2010年3月23日,两市第一高价股正式易主,神州泰岳以收盘价168.84元击败贵州茅台,顺利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以当时收盘价计,神州泰岳即能产生百万富翁27名,千万富翁9名,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宁和李力的身价近10亿元。神州泰岳最初计划募资5.03亿元,但实际的募资额高达18.32亿元。

  不过,它的市值经历了三年,已经缩水过半,目前仅有不到70亿元,就有这样一家富豪诞生器,股价也跌破52元的发行价11%,2010年和2011年净利润增速也只有21%和8%,今年中报只有10%。(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查看今年中报,其实神州泰岳运维管理业务和互联网新业务快速增长,但飞信业务发展缓慢拖累增长。在吮吸了依靠中移动大单的甘甜后,也品尝到了其中的苦涩。

  在神州泰岳被高高举起和重重摔下的背后,机构一直扮演着重要推手。如果说2009年更多是申购机构潜伏其中,那么这之后的1年多,机构像发现金矿一样,拼命买入,2010年一季报机构投资者持股占比为22%,中报上升为33%,年报更是上涨为39%。2010年一季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总计持有约723.54万股,其前10大流通股股东中有8家是基金,其中6只均属银华基金公司旗下,包括银华核心价值、银华富裕主体、银华优质成长等6只,所持股份占流通盘比例高达16 .4%。这种基金公司以集团作战的方式疯狂扫货创业板曾经一度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和警惕。

  “傍大款”模式遭严峻考验

  银华基金为何大胆押注神州泰岳,甚至不惜与其他基金同行逆势而为?银华基金投资总监陆文俊回应,集中投资是因为看好未来新经济将成为带动经济发展新力量的大格局。看好神州泰岳未来发展空间,不会因为短期的下跌就放弃持有,也不会因为公司短期估值高企而轻易做出卖出的决定。

  北京神州泰岳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主要业务为中国移动的飞信、农网提供系统开发、技术实施与支撑服务工作系统开发、技术实施与支撑服务工作。

  神州泰岳和中移动3年的飞信业务合同期间(2008年11月1日至2011年10月31日),飞信活跃用户从1000多万增长至现在的逾8000万。

  不过,好景不长,在2011年10月31日,神州泰岳遇到了上市以来最大的危机,不仅与中国移动现行的飞信合同即将到期,而且今后签约周期改成一年。飞信业务是神州泰岳最重要的一块业务,合同是否能够续签直接决定神州泰岳的生死。以飞信为主的电信业务分别占神州泰岳2009年、2010年及2011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的90 .16%、89.67%和83.68%。

  而一直到2012年4月,神州泰岳才披露公告称,飞信合同执行期到2012年10月底,目前和中国移动还没有涉及到续约事宜。也正因为如此,神州泰岳的股价在2011年初从120元的高价下跌到60元左右。

而此次合同也即将在今年10月31日到期,能否续签,还是未知数。9月20日,南都记者以投资者名义致电该公司董秘办电话,不过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董秘和证券事务代表均出差,目前新的订单尚不清楚是否签下。

  飞信业务高毛利之惑

  而中国移动目前短信收入也出现了不好的迹象。根据神州泰岳每年的飞信维护收入,可以推算中国移动在飞信5年的研发上耗资30亿元。而移动2011年财报中显示,其中,短信及彩信业务收入不管是从收入占比还是收入总额上都出现下滑趋势。

  此外,三大运营商各有基于移动通信的产品,包括中国电信的翼聊和中国联通的沃友。尤其是翼聊成长快速。推出半年左右,用户量即达1000万。目前,仍在以每日十余万的速度增长中。飞信的即时通讯第三的位置岌岌可危。

  不过,神州泰岳飞信业务却一直保持在80%-90%的毛利率。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一个只是给移动做运维的公司,没有自己的技术核心,却获得如此高的利润回报,很难说清楚和中国移动有着什么深厚的关系。一位互联网行业人士表示,中移动将飞信外包给神州泰岳,相当于将自己一项并不盈利的增值业务分拆出来,并以服务费的形式为神州泰岳输送利润并最终运作上市,其中可能隐藏着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这种利润的维持是不可持续的。

  In-Stat分析师管黛也表示,神州泰岳只是负责飞信的运维支撑,与飞信业务发展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技术含量没有多高,找谁都能做。

  转型农信通仍在烧钱

  不过,对于飞信的占比较高和竞争对手的压力,神州泰岳也意识到这个风险。飞信的业务占公司总体利润的比重逐年降低,2008年度、2009年度、2010年度占比分别为76.97%、63.31%、58.57%,2011年度飞信利润占比已降至45%左右。

  “未来飞信业务在神州泰岳的利润构成比重还会下降。”神州泰岳董事长王宁认为这种下降对于神州泰岳的利润结构是健康的构成。下降的原因则是由于公司其他业务形态利润的上升,另外,当飞信用户进入增长稳定期时公司也相应地要对原有业务进入深化增值期。(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神州泰岳一方面开发农信通,另一方面涉足电子商务。深圳一名专注电子行业的私募研究员表示,“神州泰岳的这种模式可以叫骑马找马”。

  不过,今年上半年农信通的营业收入仅为3846万元,虽然增速较2010年增长85%,但只占收入构成5.66%,毛利率虽然同比上升29.60%达到57%,但显然无法与飞信相比。而运作农网的主要平台———重庆新媒农信科技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仅1839万元。运作3年多,农信通仍然处于烧钱阶段。

  神州泰岳从2010年开始布局的电子商务及移动互联网领域,上线特产购物B 2C网站千腾网。神州泰岳战略投资与证券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张黔山也承认,“通过千腾网的电商试水,让我们熟悉了电商的运营和物流配送等相关问题。但这块的投入会持续萎缩,对泰岳产生不了太多的价值。”

  “不过,神州泰岳陷入了一个怪圈,表面上看公司一直在强调,飞信的比重在公司经营中在下降。”上述私募研究员表示,但按中报来看,实际上农信通、宁波普天都是中移动的业务,公司经营更加依赖于中国移动。宁波普天在收购书指出,该公司独家承担了历次中国移动的自动拨测系统,这都可以看出,神州泰岳和移动的关系。

  国泰君安中小市值研究员王稹表示,绑定大客户的公司,看长期是折价的,但是,有时候会发现,短期内业绩增速更好,但之后,估值回落都会很快。投资者还是会看市值的。